聖鬥士星矢同人小說:弦斷之序章 – 天琴座奧路菲 (VOL.1)

WhatsApp Image 2017-08-02 at 4.00.55 PM

故事主筆:AK /編剧:弋師奶,L分,条野泰大秋,AK /插畫:条野泰大秋

WhatsApp Image 2017-08-02 at 12.55.21 AM

『尤莉迪絲,我再次追隨你而來,讓我能在北方的天空上再為你彈奏……』此刻,一顆耀眼的流星墜落於暗淡的天際……


『撒卡!艾奧羅斯!   第一次跟我出來,沒有把你們給悶壞吧?你們要明白我的用意! 』平靜的小鎮來了三個陌生的面孔,打扮有別令小鎮居民投下不少奇異眼光,中間帶著頭盔長髮的男人一邊走著一邊向兩旁的年青人說道。貴氣的長袍讓人知道肯定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知道了,教皇大人! 聽艾奧羅斯說這是南部最窮困的地方,跟我們聖域附近的城鎮比較起來,落差感果然挺大的。』

代理教皇亞歷士帶著射手座黃金聖鬥士艾奧羅斯及雙子座黃金聖鬥士撒卡,一行三人前往普卡拉 – 希臘南部最貧窮的城市,展開教皇每半年一次的探訪活動,各地人們無一不渴望教皇能夠前來,原因是每位與教皇接觸過的人都能暫時放心生活中各種的憂慮和不安感。而與此同時,尋找合適的人選作為聖鬥士的後補生也是他們的另一主要任務。

WhatsApp Image 2017-08-02 at 1.04.15 AM

『你們看,前面不遠就是普卡拉這裡最大的聖索菲亞教堂!』亞歷士指著那高耸的純白色建築物,典型的哥德式的大教堂,聖索菲亞在希臘語的意思正正是『神聖智慧』,無疑這是見證神遺留在人世間智慧的見證物。

『我們還是先往貧民區探訪去吧,那些還沒有向神表示需要幫忙的人們。而且即使再貧困的地方,當地教會都能接受到聖域的直接資助,人們在教堂裡應該可以得到基本照料。』亞歷士教皇頭也不望,正欲向著左前方矮小的小屋企群走去。

『我們,從今開始互相守望,至死方休……』清脆的歌聲從前方的教堂悠悠飄揚,亞歷士突然停下了腳步,撒卡與艾奧羅斯也相互對望,引起三人注意力的顯然不是這首經常在教堂出現的守夜之歌。

『琴聲內蘊藏的小宇宙,感覺跟教皇大人您有點相似,令人可以隨時心境平靜下來,相信聖域內要找到有這樣能力的人也不容易。』撒加回了一個眼神

『雖然我不知道教堂內的是什麼人,但單憑小宇宙的實力已經不遜於一個正規的聖鬥士!而且可以令到小宇宙隨住琴聲充斥在大氣當中,相當不簡單。哈哈!我倒真有興趣看看這個琴師的廬山真面目。』艾奧羅斯帶點興奮的說道。

『我們進去看一下吧,說不定這個琴師會是一個不錯的聖鬥士人選,希望他沒有藝術家的脾氣吧,畢竟不是每位藝術家都跟波利妮婭一樣(亞歷士的妻子,北歐傳說勇士科魯基的妹妹,Polymnia名子源於希臘神話藝術女神)一樣。』亞歷士提起愛妻不禁流露出絲絲的笑意,畢竟他只是代理教皇,為了哥哥史昂才穿上這個帶有道德枷鎖的教皇白袍。

雖然說普卡拉是現時希臘數一數二的窮困地方,但眼前的聖索菲亞教堂卻是如此的雄偉壯觀,踏著大門前的花崗岩上,人們根本望不到教堂頂部的尖塔,只見到密集的扶壁及飛券。推開面前沉重的大門,左右兩旁整齊排列的大理石石柱直通前方的教堂祭壇,石柱上都攞放著已經逝世教士的石雕像,盡管這樣卻絲毫沒有令人有半點不安的感覺,或者因為顏色豐富的彩繪玻璃窗佈滿了教堂的四周,一共有24扇讓陽光穿射進來營造出和諧的氛圍,與教堂外部瘦骨嶙峋的感覺產生截然不同的對比。教堂內的石柱兩旁的木椅座無虛席,但眾人目光卻一致地凝視著祭壇旁那個伴奏的小伙子身上 – 一個彈奏著傳統里拉琴的藍髮男孩。

『教皇,是亞歷士教皇大人!!』那鋼琴前的女琴師驚訝得忍不住叫了出來, 這個按捺不住絕對是身心的一個自然反應!『真的是教皇大人….』『亞歷士教皇大人…』教堂內眾人都歡喜若狂,紛紛站起來往大門方向走了,目的都只有一個,就是能夠可以得到教皇簡單的一兩句說話。這刻,似乎更醉人的歌聲與琴聲都傾刻失去了它的吸引力,但拉著里拉琴的小男孩卻意外地沒有理會這周遭突然發生的一切,閉起雙目手指繼續在琴弦間來回遊走,看似沒有意識到鋼琴聲已經停止(里拉琴一般都是作伴奏的角色),甚至連合唱團的歌聲消失了他也未察覺得到!除了因為太專注,估計小男孩是沉醉著自己的琴聲當中。

『奧路菲!』『奧路菲!!!』帶著圓型眼鏡的女琴師向藍髮小男孩的方向叫了過去。藍髮小男孩回了回神停止拉動手裡的小竪琴。『奧路菲,不得無禮,快過來向亞歷士教皇大人請安!』小男孩立馬拿著小竪琴走到女琴師跟前,抬起頭來向教皇請安。

原來這個女琴師是聖索菲教堂的負責人悠妮娜修女,也是普卡拉這裡少數的女性教士,『教皇大人遠道而來,未能親自去迎接,我悠妮娜實在有愧聖域對教會一來以來的照顧。』悠妮娜在這刻仍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受萬人愛帶卻能向各國大元首發出無法違抗指令的人如今竟然站在自己面前。

『沒事,這兩位小子終日留在聖域,我打算帶他們出來見識見識,總比整天訓練要好吧?我說對嗎?撒卡!』亞歷士的說話化解了當下尷尬的氣氛。『其實我們也是被你們的歌聲與琴聲吸引著,所以忍不住走進來打擾各位了。』

『你叫奧路菲嗎?』艾奧羅斯蹲下身子向藍髮小男孩問道,艾奧羅斯-這個射手座的黃金聖鬥總是這麼的平易近人,親和力不輸於亞歷士教皇,難道一直有傳他是下屆教皇的其中一位後選人。

WhatsApp Image 2017-8-02 at1.31.07 AM

『嗯,我叫…奧路菲,請多多指教!』眼前這個比蹲起後的艾奧羅斯還要矮小,顯然有點小緊張,左手緊緊的把小竪琴夾在腰旁,回答後淡藍色的大眼睛不由自主地閃躲艾奧羅斯的對望。

『奧路菲這個小朋友雖然只有四歲,性格比較內斂,但音樂的造詣比我這個音樂老師還要高,因為每當他撫琴吟唱時,每每會令我們這群生活困苦的人得到精神上的舒解,我們都說奧路菲是我們普卡拉的俄耳甫斯,但可憐的奧路菲卻已是個已失去雙親的孤兒。』說到這裡,悠妮娜不禁雙眼泛紅。

此時同時,教皇三人互相對望了一下,似乎達成了一個什麼的共識,撒加接著說:『悠妮娜修女,我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您可以應允。說實話,我們跟隨教皇外出,除了我倆自身的修行外,另一個任務是尋找合適的聖鬥士後補生,當然這並不是我們想找就可以找到這些人選,但奧路菲是教皇及我倆都認為是一個十分難得的人才,這不是一個一瞬間的感覺,我深信這是奧路菲命中注定的一個使命,所以我們希望可以帶奧路菲到聖域進行修練繼而成為雅典娜的聖鬥士』一頭深藍色長髮的撒加,明顯比艾奧羅斯更善於詞令與交際,雖然外表多一份嚴肅冷淡的感覺,但無可否則更富穩重的感覺,原因絕對不是僅僅的較年長一年而已。

『雖然奧路菲寄宿在我們教會的孤兒院內,但我們任何一個人都無法去決定他的人生應該怎麼走,我認為這個應該是奧路菲自己落的一個決定,盡使我們這裡每一位都十分喜歡他,當然捨不得他離開。最好你們可以試著向他解釋一下,等他自己去選擇。』悠妮娜邊說邊用手摸著奧路菲的小頭,雖然口口聲聲說讓奧路菲自己選擇,但在旁的每一位都明白,也都感受到她的萬般的不捨,因為在一眾孤兒裡,悠妮娜最疼愛的就是奧路菲這個小男孩,愛他的單純,更愛他與自己一樣對音樂的執著感。

艾奧羅斯聽罷繼續蹲著,用手捉住奧路菲的雙臂,雙目凝視著這個小不丁的頭,輕聲說道:『奧路菲,你知道聖鬥士是什麼嗎?』奧路菲搖了搖頭。『聖鬥士是自遠古神話時代起,代表女神雅典娜去維護大地正義與和平的戰士,或者對現在的你來說有點難去理解,簡單來說,就是成為一個可以保護你所愛的,或愛你的人和事的正義戰士!這是一個真正男子漢的表現。』

『我想保護悠妮娜修女和這裡的人!!』剛才一直靦腆的奧路菲眼神突然間有所轉變!『小毛孩,要成為一個真正聖鬥士的路是你無法想像的艱苦,我們不想帶一個空有理想但卻無法成為聖鬥士的人回去聖域!』撒加挨著石柱俯視著奧路菲冷冷的說,但艾奧羅斯知道這是撒加的『激將』之說,多年的友誼累積下來的正正這種無需言語的默契。

『奧路菲,在你的琴聲中我們感覺到作為聖鬥士必須具備的小宇宙,這代表你有成為聖鬥士的條件,而過程中正如剛才所講是一個艱苦的過程,但我相信你有能力可以通過途中的種種考驗,你有信心為你想保護的人去接受這個挑戰嗎?』艾奧羅斯說完站起來,望了望撒加,撒加回以微笑,仿佛都這知道這小男孩跟定他們往聖域去了!但另一方面,他們也知道悠妮娜修女接下來的說話還是有相當的影響力。

『我可愛的奧路菲!!』悠妮娜摟著奧路菲,哽咽的說『好多謝你這段時間帶給我們美妙的琴聲,你令我們在這痛苦的土地上,感受到純潔的愛,但你不能只屬於這個教堂,你應該跟隨教皇大人前往聖域,成為一個非凡的聖鬥士,把你的感染力擴散到更廣闊的地方,使更多身受痛苦的人都能得到你愛的治療。』

奧路菲默不作聲,雖然他捨不得這裡,捨不得悠妮娜修女- 他音樂上的啟蒙老師,但他明白眾人對他的期望,更重要的是他明白了只有變得更強大才可以保護到他認為重要的東西。

『傻孩子,聖域來這裡其實也不是很遠,如果你表現好的話,我相信阿歷士教皇一定會讓你回來探望我們的,記著千萬不要偷懶,就好像平常學琴那樣用功,這樣你一定很快就能成為一個出色的聖鬥士,我們都會以你為榮。』說著又摟緊了奧路菲,她其實知道要一個不滿五歲的小男孩離開他熟悉的地方然後去聖域接受非人的聖鬥士訓練是件多麼殘忍的決定,但她相信亞歷士教皇,更相信奧路菲的能力,因為從一開始他就知道奧路菲並非池中物。

『我…可以帶上我的里拉琴嗎?』小男孩似乎有點擔心的問。

『當然可以了,告訴你吧,我們亞歷士教皇也是一個酷愛音樂的人,說不定以後他整天要你演奏給他聽!』

『艾奧羅斯,不要亂說,我可不是一個公器私用的人,你這樣說嚇壞了奧路菲的話,等一下他可能打消跟我們去聖域的念頭該怎麼辦。』亞歷士的解釋令現場的氣氛舒緩了下來。

『悠妮娜修女,等一下麻煩你幫奧路菲整理一下行裝,明早我們就回聖域去了,或者一到二年也回不來,我知道分開是件痛苦的事情,今天晚上你俩好好的相處一下,給這小子多做點心理輔導。』冷漠的外表藏有一顆熱暖的人,這就是撒加,不喜歡流露自我感受的男人。

第二天早上,奧路菲在孤兒院門口前與悠妮娜修女及這裡的人們道別,自懂事以來他就在這裡生活,這裡無諭是男女老幼,還是花草樹林,甚至是石頭泥土,統統都是奧路菲的演奏對象,在萬般不捨下他踏出了成為聖鬥士的第一步 – 離開了普卡拉,與教皇一行四人向聖域出發去了。

『奧路菲無疑是具有驚人精神能力的人,這點與史昂教皇的親傳弟子 – 穆有點不一樣,穆所具備的是念動力,雖然兩者有少許不同,在本質上卻同屬於非物理性的能力者,但要在聖域內找第二個人作為奧路菲的教授老師,我倒是為這一點所煩惱。』

『教皇大人,我可以暫時擔當奧路菲的導師直到稍後找到更合適的人選,最起碼我可以啟發他的小宇宙及一些戰鬥的實用技巧。』艾奧羅斯就是一個永遠都愿意替人分憂的戰士,無可否認他絕對是一個十分稱職的女神聖鬥士。

亞歷士教皇點了點頭,當然他很滿意艾奧羅斯的『仗義相助』,回聖域的船程還有兩小時的時間,各人在船倉內休息起來,只有奧路菲站在船尾上獨自彈奏手中的里拉琴,望著逐漸消失於視線中的教堂尖塔,吟唱著悠妮娜教導他的第一首歌曲 – 『吟遊詩人之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